峰華一代瀟雄義

一点一点看着他,碎片,粉末,消失。留下了【它】。它只是他理想中的一部分,有着他没有的成熟,但,他有着它消失的自信,乐观。现在也只剩下它了。要是和他一样,它就不会那么痛苦了,它就不会明明难过得要死还硬着说【没事】,它就不会想哭了还硬要找个【哭了会生病,不能哭】这个烂借口来不让自己哭。
现在想想,是让他消失了?还是在保护着他?谁知道?活着就是那么麻烦啊。。。但有不能死。死了之后别人只会怪你【不照顾家人朋友的感受,自私】不会有人会想【你为什么要死呢?】
这种事,不适合自己动手。
总是安慰着别人,自己却是这幅模样,呵呵。
晚安。